稻盛和夫:山穷水尽之时,才是我们拓荒工作的真正起点

  • A+
所属分类:管理干货

稻盛和夫:山穷水尽之时,才是我们拓荒工作的真正起点

“没戏了,真的没戏了。”

抓着一份宣扬一体化方案的报纸

来到社长室的森山绝望地呻吟道。


“现在说这话还为时过早,

一切才刚刚开始。”

稻盛坚定地反驳道。


但到底该如何打破僵局呢?

稻盛心中也毫无头绪。

稻盛和夫:山穷水尽之时,才是我们拓荒工作的真正起点

山穷水尽之时 

才是我们拓荒工作的真正起点


从东急新玉川线的用贺站的检票口出发,通过地下通道来到地表后,一条平直地延伸向环状八号线的公路就出现在眼前。公路两侧散布着一栋栋木制的古旧小屋。这是东京京郊随处可见的景色。


在这幅寻常的风景中,一栋公路边上的建筑物却鹤立鸡群,极为惹人瞩目。这是一栋雅致的六层建筑物,屋顶上挂着京瓷的红色标志——这正是今年4月刚刚成立的京瓷东京中央研究所。


刚刚诞生不久的第二电电企划就位于这个研究所五楼左手内侧的一角。在其他部门的层层包围之下的第二电电宛如处在大国统治中的一处小型少数民族自治区域。


1984年6月,上午九点五十分——


会议开始前十分钟,第二电电企划的所有成员就已齐聚京瓷东京中央研究所会议室。早在第二电电企划正式设立前,第二电电的员工们就分成了数个小组,分别就光缆、通信卫星、微波等通信手段的优缺点,实施可行性展开调研。今天的会议就是要根据之前的调研,确定通信线路的铺设方式。


稻盛和夫坐入席中,抬头打量起在座的诸人。


森山、千本、种野、下坂……


每个人的表情都充满了坚毅和昂扬的战意。但是,除此之外,同之前相比似乎还多了点什么。


焦躁!是的,众人的表情中无不隐隐透露出一股焦灼之情。


“那么开始吧。先从光缆开始。嗯。”


稻盛看了看场内。


“我先来吧”,


种野会意地起身,接过话来,


“从建设省和道路公团及国铁的选择中,我们可以看出在信息传输方式上,光缆具有相当的优势。其容量大,能够迅速地处理大量的信息。仔细算来,一根光缆的传输容量大约等同于五千八百根电话线。另外,光缆也适于图像等大容量数据的传输。除了通话需求之外也足以满足企业间对信息数据传递的需求。如果出现用户增加、流量不足的情况,也只需挖开地表增加一两根光缆就可。易于调节扩张需求。”


“哦?这么说全是优点,非常完美?”


“呃,缺点也有不少,下面就要说了。”


两人简短对话让众人不由得相视一笑。


“光缆最大的问题是如何保证光缆埋设用地一事。如果以购买的办法在东京、名古屋、大阪之间置一处相连接的狭长的埋设用地的话,所需金额将是一笔天文数字。更重要的是,根本不存在购买到这种土地的可能性。”


“在普通公路下挖洞埋设……”


“绝对不可能!”


种野斩钉截铁地否定了一名新人的提议。


“绝对不会给一家民营企业颁发道路占用许可的。而且道路等社会公共资源的修缮建设一向由建设省管辖,我们想要获得许可更是难上加难。


“嗯。”


稻盛点点头,


“对他们来说,我们可是竞争对手呢。”


又解答了几个对光缆的疑问和建议后,千本开始了对通信卫星的说明。


“通信卫星的运作原理简单来说是这样的:发射一颗通信卫星到距地面三万六千公里的高空。地面基站向卫星发射电波,卫星再将电波传回地面,就可进行两地间的通讯。这种方式可以搭载大量的信息,范围可以覆盖日本全国。但是……”


“有问题?”


“是的。实际上以卫星为中介的通信手段并没有完全成熟。说得更准确一点,就是不成熟的通信手段导致信息传输的品质极为低劣。图像传输还好,声音传输的话会出现延迟现象……另外,卫星通信的成本也不低,粗略估算一下,只有信息传输服务的距离达到两千公里以上才能保证收支。但是,东京—名古屋—大阪间的距离仅有五百公里,不要说盈利,投下的资金估计都收不回来。”


“要想攻克传输上的技术问题要多久?”


“没有几年是拿不下来的。”


“这样啊……”


稻盛轻轻地叹了口气。虽然卫星通信实施的可行性确有吸引人之处,但提供逊于电电公社及其他竞争对手的服务品质可不在自己的打算之中。


“下面,由我来介绍一下微波通信。”


电电公社出身的深田三四郎起身说道。虽然小野寺是微波通信方面当之无愧的第一人,但他在电电公社的工作还没有完结,预计要到10月份才能正式加盟第二电电企划。


“嗯,这里现学现卖一下小野寺君的话。以微波为基础的无线通信技术是电电公社已经运用近二十年且已完全成熟的通信技术。在大雨、浓雾的环境中其通信质量也不会受到影响。在电电公社的实际运用中,其从未发生因气象变化而导致通信中断的事故。可以说该技术能够保证提供稳定并优质的通信服务。另外,微波通信容量大,只要增加微波设备就能扩充通信线路,在今后的扩张上也有一定的优势。”


深田翻了翻资料,继续说道。


“对于没有土地供铺设通信线路的我们来说,微波通信算得上是最实惠的方式。构建一个微波网络,需要每隔一定距离建一座信号塔。但是,就算是这样,点状分布的信号塔建设所要消耗的资金依然不多。根据估算,土地的费用加上信号塔的建设费,最多不会超过六百亿日元。”


众人都暗暗点头。第二电电采用微波作为通信手段是行得通的——统筹内部意见后的森山也是如此向稻盛汇报的。


“不过,实际上,这里有一个大问题。”


深田语调一变严肃地解释道,


“我们的上空有着各种各样的电波,错综复杂,就像罩着一张大网。有警察、自卫队的电波,还有美军发射的无线电波。如果我们发射的微波同某个公共电波相冲,就会发生串线事故,有可能导致非常严重的后果。”


“不能从电波间的间隙通过吗?”


深田摇了摇头,否定了森山的提议。


“因为这个电波……不论是自卫队的,还是美军的,都属于军事机密,不对外公开。没法找到空隙通过。”


“查不到吗?”


“去防卫厅问过了,回答说国家机密不予公示。说是如果让人知道了在什么地方通过什么频率的无线信号的话,可能会使正常工作受到妨碍,给公共安全带来威胁。”


“可是,电电公社不就有一条东京—大阪间的微波线路么?他们应该对这方面有点了解吧?”


“没错,正如森山社长所说。在我反复追问下,电电公社的相关负责人终于告诉我一个重要消息。电电公社掌握着六条东京—名古屋—大阪间的线路。其中,有一条线路是空置线路,并没有投入使用!”


“这么说,如果我们能拿到这条线的话……”


深田打断了森山的发言。


“不可能的。我们曾向电电公社的负责人再三请求,希望能获得这条线路的使用权。但是对方毫不松口,说这条线路是为规模扩张而准备的预留线路,决不会转让给别的公司。”


“这话确实吗?电电公社确实需要为将来的扩张保留一条线路吗?”


“不,他们是故意刁难。”


千本当即断言道。


“他们是不想给竞争对手送去任何战略物资。”


“以上就是我的汇报。非常抱歉。”


深田结束报告,坐回位子上。短暂的寂静后,是一阵夹杂着叹息的失望的议论声。


稻盛关注着每一个人的表情。


众人脸上焦愁的神色越发浓重。


“大家,辛苦了!”


稻盛的语气一如既往的平静,


“每组的调查都做得不错。光缆、卫星、微波的优缺点清楚明了。从调查结果看,形势的确不容乐观。不过,就现在这点麻烦只不过是正餐前的开胃小菜罢了。等到前方无路、山穷水尽之时,才是我们拓荒工作的真正起点。现在的状况还远远不到那个程度。我希望大家能够不放弃、不焦躁、不妥协,再下工夫,拿出勇气,继续调研,深挖每种通信方式的可能性。”



| 内容源于“挑战者”稻盛和夫,如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稻盛和夫:山穷水尽之时,才是我们拓荒工作的真正起点


稻盛和夫:山穷水尽之时,才是我们拓荒工作的真正起点
点击“阅读原文”,在线报名阿米巴经营实操班!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